立博体育官网登录-线下教培凛冬已至 A股龙头收购标的也有业务中招

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  原标题:独家调查|线下教培凛冬已至 A股龙头收购标的也有业务中招 家长的预付款哪儿去了?

  来源:科创板日报

  记者 金小莫

  疫情期间,线下教培机构迎来“凛冬”时刻。

  4月17日,A股教培机构龙头股昂立教育(600661.SH)召开董事会,同意分两期收购韩国上市公司CHUNGDAHM Learning,Inc(下称“CDL”)公司部分股权。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,收购消息传出后不久,CDL在华的既有业务即宣告“破产”。

  “该机构已清退了外教老师、暂停课程,于5月申请破产,课程负责人也已辞职。”前述知情人士对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称,而在疫情之前,该机构客流“络绎不绝”,非常“赚钱”。据其称,此次闭门风波涉及500余名学生的共逾九百多万元。

  隐蔽的三角关系

  前文所述“机构”为艾蓓儿(April)创艺英语(下称“艾蓓儿”)。据官网aprilenglish.net显示,其教材研发、教师派遣均由CDL于美国的总部负责。在中国,CDL以上海为总部,北京、宁波、青岛、黄岩等地另有分校。

艾蓓儿英语全球布点,图片来源:aprilenglish.net

  而今,上海的两所分校已申请破产。记者根据官网信息致电前述其他分校,其北京、青岛分校处于无人接听状态;宁波分校则表示已于3年前“改弦易张”,和艾蓓儿没有关系;仅有黄岩分校明确表示“是艾蓓儿”,但态度亦非常谨慎。

  另据韩国CDL官网信息显示,其成立于1998年,艾蓓儿系其于2007年推出的独立产品,已在韩国、日本、越南设立分支,并于2017年进入中国市场。总体来看,其在华扩展规模非常有限。

韩国CDL官网显示的业务发展线显示其艾蓓儿产品于2017年进入中国市场,图片来源:韩国CDL官网

  这也或导致CDL倾向于与中国本土教培龙头企业昂立教育进行合作。历史资料显示,双方之间的股权交易最初于2018年7月达成协议。随后昂立教育共6次同CDL就股份买卖事项相关时间期限做出调整,并签订了《关于股份买卖协议的补充协议》。

  昂立教育认为,CDL公司的“April”和“i-Garten”产品在课程体系设计、教研打磨和教学效果等方面都达到国际领先水平,具有竞争优势……通过收购CDL的部分股权与CDL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,将产生“1+1>2”的业务协同作用,有利于夯实公司K12教育领域中幼少儿高端美语培训业务。

  具体到操作层面上,昂立教育将“在与CDL公司完成第一期股份买卖交割后,由全资子公司昂立科技与CDL的全资子公司清潭文化发展(上海)有限公司,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”,以进行具体运营。

  前述收购公告显示,昂立教育拟收购CDL 793,965股普通股,将按协议签订日前60个交易日平均收盘价和1.65万韩元(孰低为准)的95%作为每股交易价格,当时预估的交易金额约为124亿韩元(约合7460万元)。

  突然人去楼空

  与昂立教育合作的签订加速了CDL退出其原有在华线下业务。艾蓓儿上海总部即为其中之一。

  据家长称,其对于艾蓓儿的信任坍塌始于5月末6月初。2020年1月底由于疫情缘故,艾蓓儿线下课程全部暂停,并辞退了全部的外籍教师及部分中国教师,此时,家长仍未察觉异样。

  到5月下旬,艾蓓儿开放了线上教学,但仅开放16个名额,有抢到名额的家长称“没收到过上课通知”。随后,上海市开始集中复课,艾蓓儿却迟迟不复课。随后,课程销售负责人在家长群发消息表示已经辞职。

  此时,察觉到不妥的家长再到前述地点一看,早就已经人去楼空了,“教材都搬空了”。

艾蓓儿上海两所分校均已“闭门”,图片来源:家长

  如梦初醒的家长们此时才知道,艾蓓儿已于5月申请破产保全。

  “从机构平时的客流量、周转率来看实在没可能破产。” 有家长代表王女士对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称,由于课程口碑较好,家长在缴费时均为长期缴费,一笔款项就有3-5万元;再综合疫情期间物业所减免的多月房租、外籍老师已全清退等因素来看“实在不可能现金流断裂”。

  预付款去哪了?

  就此,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询问同为教培机构经营者的熊先生(化名),他表示,因疫情期间课程全部停滞,对教培机构来说“负债越滚越大”,确有“资金链断裂”的可能,而且“机构越大,风险越高。反而像我们这样的小机构,因为学生少、老师少亏得也少。”他称。

  “当然也不排除有企业提前预收大量预付款,刷流水进行资本操作。”熊先生对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表示,这和瑞幸模式是一样的。

  具体到艾蓓儿案例,他认为,此时海外疫情仍在蔓延,此前清退的外籍教师一时之间难以复工,这也会造成机构复课难。“教培机构本质上是企业,企业都是逐利的。当它发现账面上的钱不足以应付今后的周转,最简单的方法当然就是申请破产。”他表示。

  记者试图就此事联系昂立教育,其表示并不是很了解,需要再核实情况。

  由于受到疫情影响,昂立教育2020年一季报显示,其2020年Q1收入为3.93亿元,扣非后归母净利为-0.58亿元,同比减少324.63%。

  除此外,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注意到,类似的情况在全国多地教培机构“轮番上演”。在北京,成立近10年的老牌艺术教育培训机构美智美乐也于近期解雇老师、解散公司,宣布破产;上海橄榄球培训机构巨石达阵多个校区关门,欠款几十万元……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志杰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